大乐透能在手机上买吗:

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贡市 绵阳市 南充市 达州市 遂宁市 广安市 巴中市 泸州市 宜宾市 内江市 资阳市 乐山市 眉山市 广元市 雅安市 德阳市 凉山州 甘孜州 阿坝州

罗书平:《我不是药神》对我国刑法的冲击

发布时间:2018-07-09 作者: 罗书平

大乐透下期预测汇总 www.ui9vi.cn


     这部题为《我不是药神》的国产神剧无论是否取材于现实生活中的真实事件,其故事情节的现实意义和给整个社会留下的思考话题都远远不止于“催人泪下”或者“一笑了之”那么轻松——至少,它也许会对几十年来从事法学教学、法学研究和司法工作的“法律人”有关构成犯罪“本质特征”(社会危害性)的产生怀疑……
 


 

 

 

    走出影院,小编的第一感觉是,这部题为《我不是药神》的国产神剧无论是否取材于现实生活中的真实事件,其故事情节的现实意义和给整个社会留下的思考话题都远远不止于“催人泪下”或者“一笑了之”那么轻松——至少,它也许会对几十年来从事法学教学、法学研究和司法工作的“法律人”有关构成犯罪“本质特征”(社会危害性)的产生怀疑!
 

    我国现行刑法第十三条对“什么是犯罪”用了一段比较长的文字作了规定: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十三条 一切危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分裂国家、颠覆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破坏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侵犯国有财产或者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财产,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以及其他危害社会的行为,依照法律应当受刑罚处罚的,都是犯罪,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为便于理解和把握,法学界和司法界将构成犯罪的“基本特征”概括为“三性”: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性、应受刑罚处罚性。而且,特别强调,其中的“社会危害性”是构成犯罪的“本质特征”!——这是所有的“法律人”迈入这个领域都必须掌握的“必修课”以至可以说是人人都耳熟能详且深信不疑的。

    然而,这一切,都源于一部《我不是药神》的热播,一个众多癌症患者心目中的“救命恩人”最终被定罪判刑而打破!

    有网友认为:这是一部能推动社会进步的影片。

    小编则认为:这更是一部能启动立法程序的影片。


《我不是药神》剧情回放

 
 



 

 
    《我不是药神》故事讲的是:白血病人吕受益(王传君 饰)身子一天比一天弱,只能靠一种叫“格列宁”的药续命。但他买不起,准确地说,在国内买不起。市价四万一瓶。而印度生产的药效相同的药,只要两千。卖印度神油的老板程勇(徐峥 饰)在其中发现商机,从印度代购,卖给国内的白血病人,被病人封为“药神”。
在此过程中,程勇通过网络购买3张以他人身份信息开设的借记卡、并使用了其中一张,被认定为购买使用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的行为,违反了金融管理法规。


“假药”与“销售假药罪”的法律变化

 


 
    如前所述,对一个人的行为如果要定性为犯罪行为,其该行为必须具备社会危害性。那么,程勇的行为是否具有社会危害性呢?得从我国刑法对“销售假药罪”的规定谈起。

    我国刑法对“销售假药罪”规定的构成要件曾经有一个变化的过程。


九七刑法:“假药”须“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


    1997年的刑法规定为“生产、销售假药,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行为。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997年修订,自1997年10月1日起施行)


    第一百四十一条 生产、销售假药,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致人死亡或者对人体健康造成特别严重危害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曾在《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进一步明确:“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生产、销售假药、劣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自2009年5月27日起施行)

    第一条 生产、销售的假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的“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

    (一)依照国家药品标准不应含有有毒有害物质而含有,或者含有的有毒有害物质超过国家药品标准规定的;

    (二)属于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医疗用毒性药品、放射性药品、避孕药品、血液制品或者疫苗的;

    (三)以孕产妇、婴幼儿、儿童或者危重病人为主要使用对象的;

    (四)属于注射剂药品、急救药品的;

    (五)没有或者伪造药品生产许可证或者批准文号,且属于处方药的;

    (六)其他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情形。


刑法修正案(八):虽然没有“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但也是“假药”

 


 
    然而,四年后的刑法修正案(八)将本罪去掉了“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要求。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根据刑法修正案(八)修正,自2011年5月1日起施行)


    第一百四十一条 生产、销售假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据悉,国家最高立法机关之所以对本罪犯罪构成作如此重大修改,旨在强化对民生的保障,以避免司法实践中因“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取证困难而影响对该罪的惩治。

    至于在此之前有关“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司法解释是否继续有效,虽未见最高两院宣布废止,但由于作为基本法律(刑法)都作了修改,与之相冲突的司法解释自然也就失效了――这是常识。

 

药品管理法:未经批准生产、进口的药品也是“假药”
 

    不过,刑法修正前后对“假药”的规定是一致的。即都是“本条所称假药,是指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属于假药和按假药处理的药品、非药品。”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


     第四十八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假药:

    (一)药品所含成份与国家药品标准规定的成份不符的;

    (二)以非药品冒充药品或者以他种药品冒充此种药品的。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药品,按假药论处:

    (一)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规定禁止使用的;

    (二)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

    (三)变质的;

    (四)被污染的;

    (五)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

    (六)所标明的适应症或者功能主治超出规定范围的。”

 
    显然,《我不是药神》中的涉案“假药”就是上述规定(二)中的“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照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

    于是,就出现了《我不是药神》影片的经典台词――这是“能治病的假药”!

    既然能“治病”,却又被认定为“假药”――法律规定与现实社会的冲突立即凸显在光天化日之下!

    观看《我不是药神》后明白,得到犯罪嫌疑人程勇帮助的白血病患者购买、服用了这些药品后,身体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有的还有治疗效果,更有的出具证言,感谢程勇帮助其延续了生命。


 

 
 

神剧折射出的司法难题
 

    但是,程勇的行为也确实“违反了”国家药品管理法规定——尽管存在无奈之处——目前合法的对症治疗白血病的药品价格昂贵,使得一般患者难以承受。正因为如此,程勇是在自己的亲人和病友无法承担服用合法进口药品经济重负的情况下,不得已才实施本案行为。

    这就是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司法机关常常面临着的“合情不合法”“违法与犯罪”的司法难题;也面临着如何理性认识和判断何为“社会危害性”的司法难题。

    据了解,通常情况下,司法实践中对于这类虽然“违法”,但其对社会“无害”的行为,都是以犯罪论处的——正如《我不是药神》中公安机关的办案人员所言“我们只能是”依法办案,因为“法不容情”!

    只有在极个别情况下,对这类案件才不以犯罪论处的——如现实版的《我不是药神》案中的被告人陆某某被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不起诉”,其理由就是:“如果认定陆某某的行为构成犯罪,将背离刑事司法应有的价值观”“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根据刑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不认为是犯罪。”

    然而,司法实践中,这样的案例实在是凤毛麟角。


小编观点

 
 



    毫无疑问,《我不是药神》中程勇销售能够“治病”但“未经批准”的药品的行为触犯我国现行法律对药品的管理规定,但这种“违法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仅仅在于“未经批准”,即触犯的是“行政审批权”!

    于是,对于即使是能“治病”的药品但只要未经“行政审批”就应当动用国家刑罚进行惩罚――这也就成了众多的患者和社会公众“想不明白”为什么民众认为根本“不存在社会危害性”而官方却认为“具有社会危害性”的原因所在!

    退一步讲,即使“未经批准”而销售能够“治病”的药品“具有社会危害性”,但这样的社会危害性与白血病群体的生命权和健康权来相比,显然也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说到这里,小编想起了多年前发生河南省的“馒头办”。据说当地政府有关部门为了严格管理“馒头”的质量,决定成立“馒头办”,似乎普天之下的老百姓都不知道怎样生产和销售“老面馒头”,而规定只有经“馒头办”批准的馒头才是真正的货真价实“馒头”,否则就是“假馒头”就是“毒馒头”,就应当受到处罚――好在如此荒诞的闹剧很快就“刹车”了。

    近年来,官方一再强调司法裁判应当体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高度统一,但实际情况却往往相去甚远——经司法机关依法定罪判刑的行为往往得不到社会公众的普遍认同甚至还有“不仅无罪而且有功”等评价,一个重要的原因恐怕就在于多年来对我国刑法关于构成犯罪的“三性”特征中的“社会危害性”一直存在片面的理解。

    必须看到,为数不少的司法机关和司法人员在办案中看重的只有刑法分则中规定构成犯罪的具体条款,而忽略了在刑法总则中规定所有的犯罪都必须具备包括“社会危害性”在内的前提条件!以至于出现不少的司法裁判难说实现了“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

    当然,实事求是地说,之所以在司法实践中往往会忽略对刑法总则中有关“社会危害性”的构成犯罪的本质特征,在很大程度上与这一宣言式条款长期以来缺乏可操作性的“先天不足”有关——因此,在司法机关和司法人员的眼中和有关司法责任倒查的标准中,大家看得到、可操作的就是刑法分则那些具体的定罪判刑的条款和根据这些法条应运而生的司法解释,自然就会对看不见、摸不着的“社会危害性”忽略不计!

    但愿《我不是药神》的热播,能够引起立法者对现行刑法进一步修改与完善的关注!


 
原文标题:《我不是药神》对我国刑法的冲击!――也谈能治病但“未经批准”的药是“假药”?!

原文来源:立法网微信公众号

(立法网  罗书平/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立法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8-12-05
  • 国际足联成员也就是亚足联成员的中国(大陆)、朝鲜、中华台北、香港、澳门,也可以有蒙古,可联合申办2038年世界杯。其中,中国大陆、朝鲜,算东道主,直接参赛。 2018-11-24
  • 男子8年考公务员62次 称“公务员是我的信仰” 2018-11-18
  • 中国这次强硬反击,传递了四个意味深长的信号! 2018-11-17
  • 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 2018-11-17
  • [大笑]阿Q都是这么说的。。。。。。 2018-08-13
  • 新西兰宣布对外国游客征税 称让游客作贡献“非常公平” 2018-08-12
  • 出生打满分 8斤宝宝为何测不出血糖? 2018-08-12
  • “村官”李晨:美丽千佛崖迎来新希望 2018-08-11
  • 强化政治建警 贴心服务群众(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2018-08-11
  • 眼睛-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08-11
  • 冉兰英:受“全能神”精神控制离家 家人盼归 2018-08-10
  • 辽宁省面向全国招募女性人才及创新创业项目 2018-08-10
  • 中央社院:新时代统战教育培训从巩固政治文化共识入手 2018-08-10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08-09
  • 420| 245| 162| 731| 934| 377| 893| 436| 178| 288|